投诉管理
满意度调查
0769-88827013 / 88231201
周一至周日08:00-21:00
当前位置 首页>医院服务>健康科普

【水乡医科普】闪腰,究竟是“闪”哪儿了?

2021年09月12日 来源:最正宗澳门娱乐场十大排名
0

生活中,不少人都有过“闪腰”的经历,瞬间剧烈疼痛,难以忍受,人也不敢再动弹。但我们常说的闪腰究竟“闪”在了哪儿,并没有太多人清楚。





腰闪了,伤的是骨还是筋


在医学上,“闪腰”称为急性腰扭伤,多由姿势不当、用力过猛、超限活动及外力碰撞等造成的损伤。闪到腰可能是腰部肌肉、筋膜、韧带等软组织的急性损伤,一般以走路疼痛、肌肉痉挛多见。


韧带或肌肉损伤


突然的外力撞击、超负荷负重、脊柱过度扭转牵拉,或长时间维持固定姿势等,均可导致软组织受损,甚至撕裂,产生无菌性炎症。家务劳动、工作和体育活动中,关节活动往往会变多,受伤可能性就变大了。



症状:这种“闪腰”后,患者常有牵扯或撕裂样疼痛,可出现局部肿胀,活动也会受限。


腰椎小关节紊乱


除了前方的椎骨、椎间盘,腰椎后方左右各有一个小关节,与椎间盘形成稳定的三角。小关节具备一定的活动度,负责限制、辅助腰椎进行屈伸和旋转。数据显示,腰椎小关节承载了脊柱33%的静态负荷和35%的动态负荷,可谓“人小力量大”。


但腰椎本身的结构不太稳定,如果加上外伤、退变等原因,可加重小关节负担,导致半脱位、脱位或滑膜嵌顿,出现腰椎小关节紊乱。




症状:如果腰“闪”在这里,腰椎活动会明显受限,出现腰背部胀痛或酸痛,严重时可放射到臀部、大腿,患者不敢直立身体,甚至卧床不能起,翻身都困难。


胸腰椎压缩性骨折


在骨质疏松情况下,尤其是老年群体,即使突然打喷嚏、搬重物等轻微暴力,都有可能发生胸腰椎压缩性骨折,也就是椎体被“压扁了”,情况较为严重。


如果椎体压缩程度不大,疼痛不剧烈,可选择保守治疗,比如卧床休息、热敷、功能锻炼、支具固定等。


目前,随着医学技术的发展,微创经皮椎体成形术有助患者稳定骨折,恢复椎体高度。不过,存在神经受压、功能下降的患者,需进行微创或开放性椎管减压、脊柱固定手术。


“闪腰”的程度可大可小,出现以下情况需格外注意,尽快就医


1、疼痛程度剧烈,日常活动受限;


2、经休息后疼痛难以缓解,甚至加重;


3、出现疼痛向下肢放射,伴有麻木、乏力等神经症状;


4、经常出现“腰闪了”的情况。




闪腰后如何应对


闪腰的瞬间很多人能听到声音,部分人当时并没有明显痛感,次日会感到腰痛;部分人当即出现腰部疼痛,隔天加剧。若处理不当,会在两三天后出现水肿、肌肉紧张,甚至腰椎侧弯、走路一高一低等症状。


闪腰后,第一时间应制动,最好是卧床休息,减少肌肉筋膜组织的受力或腰椎的压力,使疼痛缓解,较严重的应该至少卧床5~7天。


热敷可促进淤血的吸收和血液循环,使软组织尽快修复。止痛膏药可以缓解局部疼痛。但最好不要盲目按揉,否则会加重肌肉筋膜组织的出血问题。


伤情较轻的患者通过以上几点病情即可缓解,若超过三天病情没有缓解反而加重,就要立即就医。


另外,对于剧烈运动(如打羽毛球、踢足球、搬重物等)时发生的闪腰,很难自己恢复,建议到医院就诊。




3个动作放松腰椎


保健腰脊的方法多与模仿动物有关。人们很早就知道利用爬行动物的生理优势,来弥补直立行走带来的缺憾。


南北朝医药家陶弘景编撰的《养性延命录》中记载“狼距鸱顾”,即在跪卧的状态下,增加了转头摆尾的动作。


狼距是形容狼蹲坐时的样子,早晚都可以做。早晨练习时幅度宜小些,为了让腰椎有个适应过程;晚上练习时幅度可以大一些,目的是充分锻炼腰椎。


主要有三个动作:


1、弓腰塌腰


两腿屈膝跪在床上,双手支撑,躯干与床面平行。然后,低头含胸,腰背像拱桥一样拱起,同时缓缓吸气;然后,抬头翘臀,塌腰塌背,此时躯干如吊桥一样,呈现中间低两头高的状态,同时徐徐呼气。



2、转头摆臀


头和臀相向运动,也就是头向左后方转时,臀部向左前方摆,有头尾相接的感觉;顺势塌腰撅臀,让脊柱形成侧弓形,眼睛看臀部的上方。做完左侧后身体转正,再做右侧。


头和臀侧摆时要配合缓缓呼气,以加大转动的幅度,待身体转正时徐徐吸气。



3、向后蹬伸


身体恢复跪撑状态,腰背放松。向斜后上方蹬伸左腿,脚尖绷直,然后收回,连续做3次;再换右腿,蹬伸3次。做完后,左右微微晃动臀部,然后起身。



练习时,不管是纵向还是横向牵拉,都要让身体尽量拉伸到极限,然后略停2秒钟。做躯干的牵拉时,要注意配合呼吸,才能达到最佳的锻炼效果。


例如身体拉伸到极限时尽量呼气,身体恢复到正常体位时配合吸气;向后蹬伸腿部时,锻炼的是腰部的竖脊肌,这是人体最长的一条肌肉。由于肌肉越长越不容易锻炼,因此要尽量蹬伸到后上方最大限度,随着练习,逐渐增加蹬伸的次数。





原文来源:生命时报微信公众号